当前位置:主页 > 免费下载 >

勇敢无敌的我们的铁骑兵!

发布日期:2022-04-22 08:18   来源:未知   阅读:

  今期特马开奖结果资料查询。“快快地跳上战马,挥动着皮鞭, 带着战斗的心,勇敢地向前冲, 翻过高山,越过平原,赶上最前线…… 勇敢无敌的,勇敢无敌的, 我们的铁骑兵!” ——《我们的铁骑兵》 这是抗战时期,在冀中地区广为传唱的一首抗战歌曲。它描述的,就是抗日战争时期转战在冀中平原的冀中骑兵团。

  连长孙德胜在失去一只胳膊且全连只剩下他一人的情况下,依然挥舞战刀,高喊口号冲向日军。这是电视剧《亮剑》中的经典一幕。

  如果说,孙德胜以及他的连队是虚构出来的,今年国庆档电影《我和我的父辈》中的《乘风》部分则取自真人真事,故事中的冀中骑兵团在我军历史上真实存在过,吴京主演的马仁兴也确有其人。

  冀中骑兵团前身是冯玉祥的骑兵第2师,1930年中原大战后,被蒋介石收编改为骑兵第3师,马仁兴任参谋长。在派系林立的军队内部,骑3师一直被排挤,不仅给养上缺斤少两,编制也被缩编为骑兵第14旅,马仁兴被降为该旅第28团团长。

  全面抗战爆发后,骑兵14旅转战河南,与新四军豫东支队产生交集。旅长张占奎表达出想向八路军学习的想法,在旅参谋长、中共地下党员潘洪飞的协调下,豫东支队派汪治等人到14旅工作。

  汪治和马仁兴相见恨晚,马仁兴疾恶如仇、仗义执言,对的腐败十分不满,对十分赞赏。经过考察,在汪治介绍下,马仁兴秘密加入中国。接着又将该团的姚洪业、李玉堂两位连长发展入党,在团里建立了党支部。

  有了党的领导,14旅尤其是28团的精神面貌与其他军队明显不同,引起40军军长庞炳勋的警觉。他下令让张占奎扣留汪治,张占奎则将汪治秘密送回豫东支队。庞炳勋再次来电,称潘洪飞是中国,要求将其押送洛阳。在马仁兴的帮助下,潘洪飞脱险,马仁兴则处于被怀疑的危险之中。

  1940年,第一战区要求28团到河南安阳接受检阅。马仁兴判断,此举名为检阅,实为缴械。经上级党组织指示,马仁兴决定起义。马仁兴召集爱国官兵,将全团十几名反动军官缴械关押,切断电话,以“奉旅部命令,执行紧急战役侦察任务”为名,成功到达山西黎城八路军驻地附近。

  八路军举行了隆重的欢迎大会,朱德、彭德怀、左权、、等对起义行动给予高度赞誉。28团被改编为晋察冀军区骑兵第2团,又称“冀中骑兵团”,马仁兴任团长,由冀中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直接领导。

  由于事发匆忙,马仁兴在国统区的母亲、妻子以及两个女儿都未来得及撤出,被扣押,只有在兰州上学的马乘风得以幸免。后在党组织安排下,马乘风 也来到解放区参加革命。

  一是机动性强。二是火力强,全团除了700多支捷克式步枪、马枪外,还有轻机枪20挺,迫击炮2门。在当时不少八路军主力部队连人手一支枪都无法保证的情况下,骑兵团的配置算得上相当富有。三是综合战斗力强。骑兵团属于枪骑兵团,不同于以马刀冲锋杀敌的轻骑兵,枪骑兵主要是乘马长途奔袭,下马后快速步行接敌,战斗结束后迅速撤离。

  1941年12月,冀中军区组织以“反蚕食”为目标的藁(城)正(定)新(乐)无(极)战役,骑兵团的任务是以突袭方式攻打安平县城。

  1942年1月8日,骑兵团远距离奔袭抵达安平城东,借夜色掩护徒步向安平进发。午夜部队抵达县城东门后,迅速歼灭守卫东门的日伪军,主力部队杀入城内,又在黎明前顺利撤出战斗。此战毙伤伪军一个半中队,解救被捕抗日人员、民夫500多人,缴获长短枪50余支、轻机枪2挺、小炮2门、子弹万余发;并打破了日军修通深(县)安(平)公路的企图,创造了骑兵单独攻克坚城的范例。

  日军大为恼怒,一边增兵安平,一边派出日伪军进驻距安平城南10余里的槐林庄,在此修筑据点。为拔掉这颗“钉子”,骑兵团在两次强攻未果的情况下,第三次利用在八仙桌上蒙上湿棉被做成的“土坦克”,一举攻克敌人碉堡,打死大半日军,俘获伪军30余名。

  抗战老兵后来回忆:“日军到处搞四面合击,有时部队刚结束战斗准备转移,又碰上另一股敌人,一天最紧张的时候要打十几仗。刚做熟的饭还没吃,敌人就包围上来,只好将饭装在口袋里投入战斗。这还是好的,吃不上饭是经常事”。

  冀中军区命主力一部与地方部队、民兵相结合,在内线坚持斗争,主力部队转移至外线寻机歼敌,冀中骑兵团的任务就是在内线战斗。马仁兴将队伍化整为零,四个连队在敌据点与县城之间分别袭扰敌人。

  5月11日夜,各连集结到武强县沙洼村召开干部会时遭遇敌人包围,敌机在空中轰炸扫射。汪乃荣带二连负责阻击,掩护其他部队突围。

  一名游击队员目睹了骑兵团突围时的激烈战况。他回忆,冀中骑兵团约五六十骑被日军骑兵追杀,敌机不停扫射,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我骑兵好像已陷入绝境。就在这时,只听一声号令,冀中骑兵团几十匹战马突然掉头,我骑兵挥舞着战刀,呐喊着冲向敌群,眨眼工夫就把日军骑兵砍倒10多名。趁着敌人被“回马枪”杀懵,我骑兵团战士迅速撤出战斗。

  在敌人的疯狂扫荡下,在腹地开展斗争,意味着更多的遭遇战,也意味着更大的牺牲。

  5月20日,副团长宋辅廷率领的三连,在博野、蠡县一带与敌遭遇,马乘风牺牲。5月下旬与马仁兴的部队会合时,三连仅剩四五十人。政委汪乃荣、总支书高、政治处主任杨经国等人先后牺牲。6月底反“扫荡”战役结束时,1200人的骑兵团只剩下不足400人。

  此后,骑兵团转移至晋冀鲁豫,后编入冀南骑兵团,冀中骑兵团的番号自此取消。

  对于冀中骑兵团的历史贡献,吕正操后来专门写道:“骑兵团战斗在冀中平原,穿插于平汉铁路之间,采取了长途奔袭、迂回包抄等战术打击日军的侵略,共作战50余次。比较突出的成功战例有夜袭安平县城等。此外,骑兵团还完成了运输物资、护送领导机关过敌封锁线和帮助群众生产等项任务。在坚持冀中平原游击战争中,曾显示了它的威力和作用。”

  奋勇向前不畏牺牲,冀中骑兵团以及所有曾为中国人民的独立与解放而浴血奋战的革命先辈,他们的精神犹如影片中那面醒目的旗帜,鼓舞着一代代人继续努力拼搏,值得我们铭记。 (人民资讯 国家人文历史微信公众号)